古代没有卫星和航拍地图是怎么绘制的全靠此人解决了这个难题

  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日益提高,旅游对于大众而言无疑是用来消遣生活,放松心情的最佳方式。有些时候,无需导游带领,只需要一张小小的地图,便可解决一切。再或是采用高科技电子地图,不仅将地点道路标志的一清二楚,甚至还能知道开启导航带领你去想要去往的地方,可谓是方便至极。然而,在地图普遍科学绘制的当下,我们也不免会发出一些疑问,那就是在古代没有卫星和航拍的封建社会中,我们的祖先又是怎样绘制地图的呢?其实,对于古代的百姓而言,地图并不是家庭的日常必需品,同样一张路线图对于普通人而言,实际上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但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地图的存在就处于重要的地位了。众所周知,嬴政之所以听信了荆轲的言语,有很大一定程度上是看中了他所敬献上来的燕国地图。在古代,地图无疑也是一个国家的领土象征。而在被世人称为国之重器的九鼎之上,绘制的便是九州范围的地图。由此可见,地图对于一个国家政权的重要程度。但绘制地图对于现代人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所以在古代,这种技术就显得更为困难了。根据史料记载,神农氏炎帝就曾以步行的方式,丈量过几十万里的土地。而大禹在治水的时候,为了了解天下山川河流的分布及变化,曾派遣过两名弟子带着测量工具,去勘测那些个受洪水侵扰的地区。后来,由他们所绘制出来的地图,便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禹迹图”。不过,人力丈量的方法不仅费时费力,并且精度也算不上缜密。直到汉王朝建立之后,社会上又出现了一种替代人步丈量的工具,名为“计里鼓车”。鼓车分为两层,每层都设有一对击鼓假人。车每行一里,下层的小人就会击鼓一回;车但行十里,上层的假人便会摇铃一通。如此一来,负责丈量的人员只需记录鼓声铃声的鸣响次数,便可知道大致距离了。而这种车也被称为大章,所谓大章,便是当年大禹派遣出去丈量天下的徒弟之一。不过,对于地图学而言,丈量距离只是最基础的工作,想要绘制一张完整的地图,远远不是只依靠里程数据就可以完成的。所以在当时尽管丈量的工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绘制工作却始终没有进步。直到三国时期的到来,在那段英雄辈出,人才济济的年代,自然也出现了一位足以震动中国地图学的大人物。全靠此人解决了这个难题,他便是被世人誉为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的裴秀。与战场上的建功立业不同,裴秀建功立业,扬名万世的“战场”,恰恰是在方寸之间。出于对地图学浓厚的兴趣,裴秀不仅学习了大量有关地图学的理论知识,同样又对先人所留下的理论和文献进行了整理。多年之后,裴秀在先人的基础上,再加以创新的手段,最终绘制出了我国最早的地图集《禹贡地域图》,并为中国地图学奉献了著名的制图六体法,及高下,分率,方邪,道里,迂直,准望六种绘制方法。所谓高下,便是指地势之间所存在的相对高度态势;而分率就类似于我们现在地图上必备的比例尺,用来表明地图上信息与现实信息的比例,供人分辨判断;方邪则是指坡度的高低缓急;道里顾名思义,就是我们所常说的距离;而迂直则是代表着距离与高低之间的等量换算,使得地图更加趋于立体;至于最后一项准望,则代表着方向,标明地图上每一处绘制的方向关系,使人在阅览时更加的方便快捷。是不是感觉裴秀提出的方法与我们现在地图所必备的一些数据和方法十分相似呢?没错,正是因为他提供的这套较为科学的绘制理论,也一度成为了中国后世地图学的模板,世人在此基础上不断地进行改良和创新,但本质却一脉相承。当然了,这种绘制方法虽然较为科学,但仍旧存在一定的不足之处,就比如古人始终坚持天圆地方的天地论,因此在绘制地图的时候自然也就忽略了地球本该是圆形的。直到后来西方技术的引进,中国的地图学才最终形成了一套科学完整的绘制体系。但不得不说,在此之。